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感觉真好

时间:2021-10-10   作者:觅我添色 录入:觅我添色  浏览量:42 下载

连日梅雨,浇透大地,浇不灭湿热暑气。太阳不知躲在何处逍遥自在,偶尔露个脸,地底的湿热,嗖嗖的窜上云霄,四处蒸腾。衣物发霉,肌肤粘腻。米缸里也生出黑芝麻般的小虫,浩浩荡荡在米中“翻山越岭”。湿热难耐令人不爽,心生闷气。趁着清晨暑热未起,风带清爽,我常到公园里纳凉晨练,解郁散结。

记不清哪个雨后清晨,我锻炼完毕,大汗淋漓,耳聪目明。蓦然发现,脚边青草间藏着些细茎细朵的小蘑菇。它们有的一枝独秀,星星点点;有的三五成群,连成一片。有的像一把把撑开的云伞,轻浅摇曳,不知给谁遮风挡雨;有的像一片片金黄的面包,平躺在闪着雨滴的草茎上,等着谁来享用。它们似乎正恣意享受着湿热,庆贺着新生,在草地上欢快的party。来去匆忙的人,几乎不会知道,草丛里还会有如此景象。这些迎着雨露而生的蘑菇轻盈柔嫩,偎依草间清新无比,感觉真好!惹得我心生牵挂,好奇它们从何而来,为何一夜间齐刷刷的冒出来?

此后,每日晨练完毕,我就习惯在公园里找找它们。小巧的蘑菇,总与人游戏,草丛中、树根下、树干龟裂处,不时会有它们的身影。今日这处撑开几朵,明日那处藏匿几朵,此消彼长,不见长久。水样的它们,喜湿厌阳,在潮湿的梅雨天,饱满润泽。遇上多云天,阳光照个半晌,“云伞”随即风干萎缩,形似枯草,细小的甚至气化成丝。倘若连日晴好,它们就会彻底枯萎,随风吹散,草地上了无影痕。好在这段时间,阴雨连绵,小蘑菇长势喜人。

今晨暑热微燥,我照例来会晤它们。蹲在地上细看,小草青翠露珠晶莹,一朵一朵白伞、黄伞,点缀其间。如绸似锦的伞面上,敷有一层薄薄的水雾,润泽湿滑,一只小蚂蚁爬上爬下……草地世界生机灵动,令人浮想联翩!眼前的小蘑菇,摇身变成一座座城堡,里面正举办舞宴!小蚂蚁四处巡哨,小矮人和着鸟鸣,饮着甘露,欢快的舞蹈!他们不会恐惧我这个神秘的巨人吧!我小心翼翼挪开脚,唯恐不小心惊扰了他们!安徒生定是爱极自然,不然那么多美好的故事怎会出来!

“这种蘑菇不能吃!”身后一声响,中断了童话梦。我抬头,只见一位中老年妇女,大步走到草中,不由分说伸手摘下几朵白蘑菇,撕成几片,放在鼻下闻闻,随手往草间一扔。我不禁木然的看着她,花白的头发,发黄的脸皮,被岁月熏蒸得有些油腻的身材。见我未吱声,她转身离去。有的人见过几秒即生遗憾,为何会见!看着碎落草间的白蘑菇,不由心生恼怒。厌烦这人怎会这样粗鲁!也许在她眼里,花草本生于土,任人踩踏;果实压弯枝头,供人采摘,拈花惹草天经地义,我何来这么矫情!

可我还是不解,草地上这么几朵小蘑菇,怎么就成口中之食?现在可是物质富裕年代,城市人吃喝不愁,哪还有这种想法?曾经缺衣少食的年代,这些蘑菇可能是食物,刚长出来就会被人摘取。不是有首歌吗?“采蘑菇的小姑娘,背着一个大竹筐,清晨光着小脚丫,走遍树林和山岗,她采的蘑菇最多……也许,曾经的她就是“采蘑菇的小姑娘”?看她年龄,估计走过那些贫乏年代。想到这里不禁释然,人生足迹,藏于心露于行,无法抹去!

被这位姐扰乱的兴致索然,心想,如果不是我蹲在这里,这些小蘑菇,就不会引起她的注意,也不会无端的遭到毁坏。想起曾经看过的一个犯罪学理论,破窗效应,是关于环境对人们心理造成暗示性或诱导性影响的一种认识。指如果有人打坏了一幢建筑物的窗户玻璃,而这扇窗户又得不到及时的修护,有人就会受到暗示性的纵容去打烂更多的窗户。就像一条人行道有些许纸屑,不久就会有更多垃圾。

我可不想藏在草间的蘑菇,遭受破窗效应的毁坏。起身拾起草地上被撕碎的蘑菇,丢进垃圾桶。这些无拘无束长在自然中的小生命,可以被太阳晒死,被风干死,被鸟啄死,可不能被人无端的糟践而死。我执拗的这样想着,矫情也好,做作也罢,本心自然。

带着些许沮丧,来到一处僻静的小树林。树林里栽有木芙蓉,满枝头紫红色的花艳丽喜庆,一扫心中不快。我抬头看花,低头看地,下意识的找树下可有蘑菇。功夫不负有心人!有棵不起眼的木芙蓉,树干曾被拦腰锯断,断面上新长的枝杆细弱,没有开花。我绕到树后,树干背阴处有些凸起的疤痕,和被虫蛀凹陷的空洞,洞内长满橘色絮状苔藓。一条黑乎乎的鼻涕虫,沿着树干爬上爬下,树皮上布满黏液。令人称奇的是,一朵黄色的小蘑菇,从树根部阴暗的洞缝中伸展出来!

老天爷似乎在弥补我的心情,这是迄今为止,我见过的最美蘑菇!浅黄色的茎,金黄色的伞,无法形容的明媚!一直以为世上最美的是花,没想到这朵蘑菇绝不逊色任何花朵!真真的令人犯傻!小时候听老人讲过,传说山里面有些娇艳动人的蘑菇,它们是妖精的化身,谁要是多看几眼,定会迷得神经错乱,误食了它们,则会即刻毙命。眼前的蘑菇难道就是传说?

按捺不住激动的喜悦,我睁大眼、蹲下身,左看右看,不敢凑得太近,不是怕它迷倒我,而是担心我呼出的浊气熏倒它。拿出手机,一阵狂拍,真是遗憾,相机终究无法写真它的颜色和姿容!

“哎呀,好美!“耳边一声轻柔女音。转身看去,一位六十左右的大姐,清瘦儒雅,离我不远探身看着这朵蘑菇。不知是美丽的蘑菇令人心喜,还是这位大姐生的亲切,我起身站开,让她近距离的观看。她连忙称谢,不停的说真好真好!她说,看我在没有花开的木芙蓉树后,拍照好久,忍不住过来看看,没想到看见这么美的蘑菇!

她问我,怎么会注意到树后的蘑菇。我简单的介绍下经过,告诉她草地上也有小蘑菇,很可爱,只不过没有这朵美。她说,有心注意到这些微不足道的生命,爱护它们,发现它们的美,就很好!短短的几分钟里,真好!美!频繁出现在她口中,一见如故的好感油然而生。闲谈中,得知她是大学教授,退休后,热心旅游和运动。前段时间生病刚好,今天出来散步偶遇我,看到这美的蘑菇,感觉真好!

……

我偶遇小蘑菇,两位大姐偶遇我,小蘑菇偶遇她们。人与人,人与物,有缘得见。两位大姐年龄相仿,情趣迥异,带给我不同的心境。人的美好取决于物质还是学识,它们间有无必然的联系,我不确定。但我确定,能遇见美好的人和物,感觉真好!

作者简介:闲暇之余喜欢写写心意,润色生活。有着自己的小小微信公众号“觅我添色”,记下平凡日子里感动瞬间,聊以自慰。

上一篇:尸位的生活 下一篇:偶遇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年度作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