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月光美

时间:2021-06-29   作者:艾浩喆 录入:艾浩喆 文集:春风吹拂 浏览量:324 下载

总想远离都市的喧嚣和繁杂,去尽情享受,清凉世界带来的美感,然而深处大千世界,久居喧嚣都市,想独处一块恬静的地方,实属不易。现代社会,有一个永恒的矛盾。就是人一边享受现代化带来的种种好处,一边又怨气冲天,抱怨现代化带来的种种改变。所以,我们经常听见有人怀念田园牧歌,想回到所谓“原汁原味”的前现代化社会。大环境不能改改变,两权相利取其重,两权相害取其轻。我们自己只能努力创造寻找适合我们自己的小环境。

吃罢晚饭,我和明艳说:“daling,我们出去散步好吗,”明艳莞尔一笑,抓了一件有机玻璃纽扣西装披在身上,随我往外走,我们一前一后走出家门。我们长期养成着习惯,晚饭后我们都要出去走走,这样既有助于我们消化吃下的食物,又能使我们白天一天因工作忙碌和室外嘈杂造成的不安静的大脑得到很好的休息。

我们乘坐电梯从楼上走下来,一到小区大门口,保安师傅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李老师,你们两口子出去遛弯呀!”明艳接着话茬,“嗯呐,王师傅,有你们细心管理这里,我们小区安全宁静多了”。

我们走出了小区大门,朝着的柳湖公园的方向走去,这里原来是塌陷区,后经过人们的改造,成了一个美丽人工湖公园,建成后附近人们没事都来这里休闲游玩。    

来到湖边,沿着湖边的小路我们迈着悠闲的步子缓缓而行,这个人工湖宽有60多米,长有200多米,不等形,围湖修建的滨大道大约有1000来米。公园建好后他们维护的很好,湖边建设了一些游玩设施,湖边种有一排排的柳树,已经长得很高,下垂的柳枝树叶有的已经伸到湖水里,低矮的灌木丛是黄连翘和女真,湖边上还种着有我叫不出名的花卉,一簇簇的鲜花争奇斗艳,很是招人喜爱。在围绕湖边的小路旁上每隔不远处都设置了一条长椅,供来这里游玩的人们休憩纳凉。围着人工湖我们转了好几圈,这时明艳感觉有点累了,就亲昵地和我说找个地方要休息一下,我爱恋地答应着,寻找到了一处长椅,我和明艳坐在湖边柳树下的长椅上,初春的夜晚还有点凉,一阵微风从湖面吹来,湖面荡漾,像一朵朵涟漪,一股带着湖水湿冷的凉风向我们迎面吹来,明艳赶紧把西装上的有机玻璃纽扣系好。像宝镜一样的湖水映出了蓝天白云的倒影,映出了小草那绿油油身影,湖水粼粼的波光与澄澈的月光交相辉映,交相融合,显得那么和谐美丽,令人惊叹!沿着石子小路往前走,不知不觉走上了通往湖中央的石拱桥,走着石拱桥上,低头看平静的湖水,不由得大吃一惊,柳湖的水真清呀,清的可以看见湖中的小鱼,流湖的水真绿呀,绿的仿佛是一块无暇的翡翠。

今天的月色真美,我们相拥着欣赏着今晚的月光,听着树上的鸟鸣,望着眼前美丽的明艳,此时此景我在肚子里搜刮了半天,也没想出用那些古人吟诵妙语美文,来形容这里的良辰美景。我一时竟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不禁想起了我们年轻时在云师院读书时候的一段甜蜜美好的往事。

那是我和明艳在云师院上大一的时候,也是一个有一轮明月当头的那个夜晚。想起云师院西门内小桥边上的那块紧靠假山的长条石凳,那是一个仲夏之夜,知了小虫“蛐蛐”的叫着。稀疏的树林免强隔开了几对情侣。一开始我和她在我的宿舍谈了一阵。那天明艳也是穿了一件蓝色的有机玻璃纽扣西装,天很热,热得明艳解开了有机玻璃纽扣西装最上的那颗有机玻璃纽扣,呆了一会,我们觉得宿舍内热使人有些受不了,最后我们决定到这个我和她喜欢的地方坐坐。

运气不错,居然那石凳空着。那石凳是我最怀恋的,我们时常在这里相约,她有时坐在石凳上仰着那张美丽而可爱的脸出神地看着我的。那么冷的瞬间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平时经常是我坐在凳子上,她呢,就蹲着,并把两臂压在我的两腿上,有时她喜欢把脸伏在我的大腿根子上,我则用双腿夹住她的脖子。她古怪精灵。等我在那块石凳上坐下,她又要耍赖,偏不坐下。我顺便乾脆躺了下来。那种凳子正好可以躺开一个人,不过,也只限躺一个人。她呢,先是坐到我的胸膛上面。一不留神又躲到我的脑后。调皮的她,喜欢和我在假山树林里捉迷藏,让我一阵好找,突然间有跳在我眼前。

在哪里我们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美好的夜晚,有湖里的蛙声和树上的蝉鸣伴着我们的悄悄话,在哪里,我们一起朗诵高尔基《海燕》时而又吟诵普希金的爱情诗《月亮》,有时又为歌德著作《少年维特之烦恼》中主人公维特和绿蒂的结局唏嘘不已。我们谈论哲学,争论物质与意识的辩证关系,我们说起黑格尔,费尔巴哈......我们有说不完的话题,我们谈论更多是我们未来美好的生活,我们憧憬向往未来。希望时光过得快点,有时有希望时光过的慢一点,让我们慢慢地享受眼前的幸福和快乐。八十年的大学生生活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浪漫,又那么富有诗情画意。拥有那段美好的时光够我们一生享用,一生难忘。

那个夏天里,我和她又开发了几个幽会的地方,比如云师院北山的那片白桦树林边上的躺椅,还有小山上的那个凉亭,玉佛寺的山林……和她,就这样我们玩的无比快乐幸福。多年后,我问她对我最好的印象,她笑笑说:“ 云师院的石凳 ”。想起当年,真是幸福。不知我和她开发的爱的场所,是不是被后来考进云师院的傻小子们继承下来了?

夜有些深了,公园的人渐渐散去。在皎洁的月光下,我怀揣舒畅的心情,挽着身穿有机玻璃纽扣西装的明艳,迈着愉悦的步伐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作者简介:笔名:兰天、艾浩喆、爱好者快乐,男,汉族,四川人士,生在燕赵大地,成长于天府之国,中共党员,大学文化,先后在市建校、河北新闻与写作函授学院、《四川工人日报》新闻写作培训班、《人民日报》新闻写作培训班、攀枝花大学,四川省委党校学习。在国有大型企业长期从事宣传工作。2012年聘为中国煤炭新闻网编辑。有百余篇文学作品散见于《阳光》、《当代矿工》、《编采之友》、中国作家网、中国诗歌网等报刊台网站。

上一篇:难以忘怀的歌声 下一篇:盛夏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年度作品榜